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男变女]CD

事情是发生在我高职毕业的那一年,四技二专放榜的那一天,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因为我连最烂的学校也没考上,看完榜单后我茫然的走在台中街上,心想大慨不用三个月就要被征召去当兵了。我毫无目的的走著,突然走到了一家很破旧的杂货店,店门外头有一位很老的婆婆突然把我栏下来,开口问我说︰「少年仔,心情很郁卒喔!来来来,进来婆婆的店里,婆婆请你喝饮料。」也没等我回答,硬是要把我拉进她的小杂货店里,那时候我像有体无魂一样,任由她拉进杂货店里。

  进入杂货店里,婆婆让我坐在老旧的长板凳上,就到里头拿了杯饮料出来,说要请我喝,还告诉我说︰「少年仔,你的烦恼我都知道,只要你喝下这杯饮料,你就不用再担心那些问题了,嘿嘿嘿!」,不知是因为她说出来的话有魔力还是因为担心要去当兵心中完全没了主意,那时候我毫不考虑的就把那杯饮料给喝下肚,接下来婆婆还说了一堆有的没有的人生道理,但我完全没听进去,而且我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越来越无力,到最后我就完全不醒人事了。

  等我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而我则是躺在公园的凉亭里,我一头雾水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公园里?突然一阵尿急,让我不得不停止思考,起身去找公园里的厕所,就在我要进入厕所的时候,我眼角瞄到洗手台上的镜子所映射出来的人像竟然不是我,应该正确说来,原本就瘦小(163cm 55kg)且长相清秀
的我,竟然变的更瘦小了,且清秀的不像男孩子。原本我以为我多心,且真的尿急的很,我便先停止这个疑惑进入厕所如厕,当我拉开牛仔裤拉链正要掏出小兄弟时,我发现我的小兄弟不见了,这一吓我完全清醒了,我赶紧将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下,赫然发现我的下体原本应有的一根棒子真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小细缝,「难道我变成女人了?」,我又发现我向下看时,似乎被自己的胸部挡著,我又赶紧把T 恤向上拉,映入眼中的是一对坚挺丰满的双峰。这时候我完全呆掉了,到底怎么一回事?我心里开始著急与慌乱,我先将衣服穿了回去,因为我可不想在公共场所暴露自己的身体又被发现。我自己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回家与家人共商对策。

  一回到家,全家人都在,但他们看到我都吓呆了,爸爸(44岁)、妈妈(41岁)、将要结婚的姐姐(21岁)、二弟(17岁)、有一个很帅男友的妹妹(16岁)、
三弟(14岁)等每一个人都露出惊讶不可思议的表情。后来我便要他们到客厅听我诉说一切的经过,当他们听完我的诉说后,爸爸便要大伙先吃晚餐再说,吃晚餐时大家都陷入思考之中,这顿晚餐异常的寧静。晚餐过后,爸爸带著妈妈和我出门去找那间杂货店,但照我记忆中的位置去找竟然找不到,找了很久父母与我都放弃了,他们说要令想办法了。

  事情发生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中家人试过各种方法,先进的医学检查、迷信的求神问卜等各种方法都无效,最后没办法父母只好到区公所做一些我的个人资料更改,还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向家人宣布说-从此以后※※※已经消失了,但※嘉娟(1978年)以后是我们家庭的一份子,大家还是一样要好好相处。
  开完家庭会议的隔天,妈妈与姐姐便带我去百货公司买了好多女性用品,又买了好多女性的衣服鞋子,在试穿衣服的时候量了一下我的身材,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变成女人的身体身材真不错,身高158cm 体重45kg三围33C-24-34 ,皮肤也
很细致。回到家中,妈妈与姐姐又教导我很多女人要知道的事情与应有的仪态,要我了解身为一个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样子。起初我还真是不习惯,像穿裙子啊、戴胸罩啊、说话要温柔及动作要女人化等,但时间又过了两个月,我却已经渐渐习惯了当女人了,虽然还是有些行为像男人,不过心态已经8 成是女人的心态了。而且我打算以女人的身分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所以我参加了升学补习准备重考。
  「事件一︰满足弟弟的性好奇」

  就再我变成女人三个月后,我逐渐发现我的内衣裤常常不见,但没几天就又会出现,且常常觉得在洗澡时有人在偷窥,还有睡觉时感觉有人触踫我的身体。起初我觉得是我多心,但后来我无意间看到二弟拿著我的内裤在自慰,我终于知道一切都是二弟的杰作(因为三弟考上一所较远的专科学校住在学校宿舍),睡觉时偷摸我身体的人也是二弟(我与二弟睡同一间房,因为以前还是男孩子时就与弟弟们一起睡)。但我只有一点点生气,而大部分是觉得不好意思与兴奋,因为变成女人的我竟然引起弟弟的性欲,而且我曾经是男人,我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对异性的好奇心,所以我决定与弟弟好好沟通。

  就在一天家人都不在的时候,家中只剩我与二弟,我有点想睡就走进我与二弟睡的卧房,正好看到二弟又在偷我衣橱里的内衣裤,二弟很紧张的解释说他帮我将洗好的内衣裤收进衣橱里,我不用想也知道他在说谎,正好家里没人,于是我就称此机会问他一些问题。

  「弟,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我坐在我睡的床像他问。

  「没- 没有,姐问这个干嘛?」他紧张的回答我的问题。

  「没什么?只是我也曾经是个男孩子,所以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异性的好奇,你拿我的内衣裤在自慰,晚上睡觉时偷摸我的身体,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是怪你,因为这是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很自然的现象,只要你诚实坦白,我都可以原谅你」我以很缓和平稳的口气说著。

  弟弟的表情先是一脸惊讶与不安,后来见他低头沉思了一下,就抬起头说︰「姐,对不起,原来你都知道,可是在你变成女孩子之前,我的行为还不会这么夸张到去都大姐或妈妈的内衣裤,只是偶尔自慰一下,但自从哥哥你变成女孩子后,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知为何我就是克制不了而去偷你的内衣裤来自慰。所以,请姐原谅我。」二弟坦白的承认自己的行为,也渐渐的不紧张了。
  「算了,既然你都诚实的承认了,就原谅你吧!但以后不可以趁我睡觉时偷摸我,知不知道?

  内衣裤你要拿去自慰没关系,但要记的洗干净还我,懂吗?」我依然有些个性像男孩子大而化之,但我还是向他声明我的要求。当我正想躺下床睡觉时,二弟突然开口。

  「姐,你- 你曾经是个男人,你知道我的心理,知道我现在对异性很好奇,能不能——请姐姐让我了解一下女人的身体,让我——看看女人的身体?求求你,姐姐。」二弟似乎股起了很大的勇气的向我请求。

  「疑!弟,你在神经什么?虽然我以前曾是男人,但现在我可是不则不扣的女人,哪有女人谁便让男人看身体的,而且我现在可是你的姐姐耶!」我很惊讶的告诉弟弟。

  「姐,别这么绝嘛!只是看看而已,你又不会少块肉,要不然我会一直胡思乱想下去耶。」二弟不死心的尝试说服我。

  「嗯——,唉!好吧!不让你看以后你又会胡思乱想,不知又会有什么举动,但是我先声明,你只能看不能踫喔。」我想了一下,就答应二弟的要求。

  「姐你放心,我绝对绝对只看不踫. 」二弟很兴奋的的说。

  「真是的,你这个好色鬼,真拿你没办法。」说完我便开始脱掉我身上的休闲服。当我脱掉上衣露出没戴胸罩的双乳时(因为胸罩那种紧紧压迫著乳房的感觉我很讨厌,所以能不穿胸罩时我进量不穿胸罩),二弟看到我丰满坚挺的双乳时倒抽了一口气,眼光变的十分的尖锐饥渴,我再脱掉裤子时,二弟的呼吸开始急促,而我也因他的反应开始兴奋。接著我又将休闲长裤脱下,露出我曲线美好的双腿与丰满有弹性的臀部,现在我身上只剩下粉红色的内裤了。

  「等一下姐姐,最后一件能不能让我帮你脱」当我准备要脱我内裤时,二弟突然脱口说出。且不等我回应就向前蹲在我下身双手拉著我的内裤,“唰”的一声就把我的内裤脱至脚踝。这个时候我已经全身赤裸的在自己的二弟面前,而他则是眼光死盯著我两腿间的私密处。

  「讨厌啦!怎么可以动手脱自己姐姐的内裤呢。不要,讨厌,弟,别这样一直盯著姐姐那里看,姐会不好意思的。」我满脸通红的向二弟撒娇,双手押著二弟的头,试图不让他一直看著我的私处。

  「姐你不让我看,那我的给好不好?」不知二弟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说
  「好啊!你把裤子脱下来也给我看一下,内裤也要脱喔!」我是开玩笑的向他要求。但二弟却很迅速的起身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我看到他的肉棒早已勃起。现在的我们已经是坦承相见了。

  「你的阴睫好大好长喔!弟,你的阴睫借我玩一下!我自从我变成女人后,好久没完阴睫了。」

  接著我用手套弄弟弟的阴睫,说实在的从来没有过把玩著别人的阴睫,后来我居然一股冲动的把阴睫含到嘴巴里。

  「姐不要啦!这样很脏耶!」二弟感到惊讶又性奋的说「没关系啦!又不要你含!」不顾二弟的话,一直舔著他的阴睫,现在的我正学习著如何取悦男人。起初我用舌头舔龟头的前端,但后来不自觉的越来越著迷,也感觉到弟弟的阴睫越来越硬,越来越胀。。。。,之后我又把阴睫含在嘴里,来回的进出。。。。,突然僕滋一声,又多又农的精液就射在我的嘴里,我吓了一跳,不小心把精液全吞了下去,嘴角还是流了一些精液下来。

  「你喔!真是的,要射出来也不先说一声,吓了我一跳还让我把你的精液喝了进去,真是讨厌耶!哼!不理你这笨蛋了!」说完我便转身要去洗手间。
  「姐答应给我看的,我还没看够耶!」二弟拉住我抱怨说著。

  「都让你看了,也帮你含了,已经给你爽了,你还不满足?」我假装娇怒的说。

  「我不管啦!答应我的,一定要给我看个够!」二弟开始无理取闹。

  「好啦!只会撒娇和无理取闹,真是拿你没輒. 」坳不过他只好静静的站在他面前让他看个够。

  「看够了吧?」正当我讯问他之时,突然二弟向我扑了上来,把我推倒在我的床上,接著就是一阵乱亲乱摸!

  「弟,不要!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不是说好只看不摸的吗?」我开始惊慌的起来,但男人的力气毕竟比女人大,我根本无法挣脱他。

  「姐,对不起啦!我受不了了,的身体太美了,我好想跟做爱,所以我只好硬来了!」二弟说出心中的欲望。他不停的揉弄我的白嫩有弹性的乳房,也用指尖挑逗我的乳蒂。

  「弟,赶快住手,这样是不对的。——,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弟,求求你,赶快住手。」

  我心开始慌乱,急著要弟弟住手。

  二弟粗暴的揉捏我的双乳,嘴巴在我身上四处乱亲,渐渐的被他挑逗起我的性欲,又加上刚刚替他口交尚未退去的情欲,我呼吸越来越急促。后来,他更将手伸进我的大腿间,探索我的秘境。

  「弟……不可以摸姊姊那里……喔……喔……不可以……嗯…不要!」,我竭尽力气的暂时阻止了他的行动,我与他两眼相对,我终于忍不住问他说︰「弟,我们不可以做爱,这样是乱伦的,如果你对女人好奇,姐姐可以让你摸我的身体,但你就是不可以和我做爱,知道吗?」

  听完我的话之后,弟弟只是点了点头,我也不知他是否真的了解,只能赌上一赌,何况如果弟弟硬是要乱来,我也没能力去制止。二弟要我躺在床上,而他伏在我身上,一低头便开始吸舔我的乳头,用左手揉抚我的乳房。

  「啊……」我叫了出来。「啊……啊啊……」

  「啊,姐,的胸部好柔软有有弹性,啊……摸起来好舒服。」二弟很兴奋的说著。

  而弟弟的左手也没闲著在我的下面,手指不断的进出我的阴道,还不时轻捏我的阴蒂,让我实在快要忍不住放声呻吟。

  「啊啊……喔……啊……不要……弟,不要摸了……啊……好奇怪,女人的身体感觉……喔!

  弟,你弄得人家……喔……啊啊啊……」这是我身为女人后,第一次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弟……我好…。舒服喔!好…。爽!嗯~真的好舒服,~~~~~~不要,弟,
别弄破人家的处女膜………!嗯~~轻一点,别弄痛我。」快感不断的涌上来,我忍不住娇声吟叫著。充满淫荡的叫声在房间里回荡著,我感觉弟弟越来越兴奋。就再我陷入陶醉的时候,突然弟弟将原本在我私处抚摸的左手中指抽了出来,但又立刻有更粗的东西顶住我的穴口,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只感觉那似乎是粗粗圆圆的东西,而那东西很烫。

  「姐姐,我要插进去!」二弟向我说明他将要把他的阳具插入我的身体内。
  「疑-!不可以,弟,姐姐不是告诉你说只让你摸,你不可以乱……啊!痛……好痛,弟赶快拔出来,……不可以,这样是乱……伦,别这样……弟!」我惊醒之际,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二弟将他的阳具对正角度,一口气的插了进去。龟头强行突破了阴道口内不远处的处女膜。我受不了含著泪想阻止。

  「姐,等一回就不会痛了,忍耐一下!等一会,姐你会感觉很爽。」二弟向我安慰说到。二弟把整条阴睫完全插进我的体内了,稍停了下就开始来回的抽插……。

  「不……不行,弟,求求你……不可以,喔喔喔喔……」我试图想阻止,但身体传来的快感,让我逐渐尚失抵抗的意志。弟弟缓慢有节奏又有力道的抽插,激起我一阵阵的快感,我在也忍不住的放声呻吟。「嗯~~~ 噢噢噢嗯嗯~ 啊……
好痛……但……又…好好……舒服喔……嗯~~~~~~~~. 噢弟……弟快……讨厌…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好舒服……我竟然和自己的弟弟做这种事……

  还觉得很舒服,喔喔……好爽」二弟的腰很有规律地摆动著。

  「漂亮的姐姐,不,我要叫你“老婆”,嘉娟老婆,你的小穴真的很紧哪!我觉得好舒服啊。老婆你的呻吟好好听喔!」二弟感动的说著。弟弟一边规律的抽插著,一边用手抚摸我胸部、轻捏我的乳头。「原来做爱那么舒服,这种感觉真是永生难忘。老婆,你舒不舒服呢?」

  「啊……啊……我也觉得舒……舒服……啊…讨厌,弟,你怎么可以叫自己的姐姐老婆呢?…

  再用力点……啊……啊……受不了了……姐姐快要高潮了,人家要泄了……啊……啊!」终于我爽到天上去了,达到身为女人的第一次高潮了。想不到我竟然和自己的弟弟做爱,还被自己的弟弟插到高潮。

  「姐,好淫荡喔!爽成这样了,还想要,还在流爱液!」二弟话尚未说完又开始抽插我的小穴,且速度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强暴,但不知为何面对这种接近暴力的性爱,竟使已经高潮过的我,竟然情欲又急速高涨了起来。

  「嗯~~嗯~ 嗯……噢噢…姐姐……你那里夹的我好舒服,好…爽喔………」二弟抽插越来越快,阴睫越来越胀,我知道二弟就要射精了!果然,「姐,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体内!」

  「不!不行!弟,不可以!嗯~~~ 噢噢嗯嗯……,不可以射…射进去,啊…啊……喔…我们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嗯~~~ 噢-嗯嗯~ ……不可以一错……
再错!」虽然我想制止弟弟的行为,但弟弟却牢牢的抓住我的双腿,我逃也逃不掉。弟弟在最后的一轮猛烈的冲刺,在他的低沉的闷哼中,弟弟射了,他的阴睫持续的抖了好几下,把又热又浓的精液全射进了我的身体深处!这时我也因为弟弟滚烫的精液,又让我得到了第二次的高潮,「嗯……啊……………………」一声常常的娇哼,我全身松懈下来享受著高潮的快感,软瘫在床上喘息。。。。二弟向泄了气的气球躺在我的身上,但阴睫仍然深插在我紧暖柔嫩又湿淋淋阴道里。过了一会,弟弟把阴睫拔了出来,一滩粉红色的液体也随之从我的穴口流了出来,那应该是弟弟的精液加上我的淫水和处女膜破掉流血的混合液体吧!

  「姐,对不起,我……我克制不了自己的冲动,不过我会负责的。」事后二弟在床上紧紧的抱著我,向我道歉。

  「算了,姐姐也有错,一开始就不该答应让你看我的身体,男人一性奋起来事停不下来的,这我很清楚,不过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家人知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知道吗?」我也回抱著弟弟,毕竟他是我的弟弟,又是我身为女人后,夺走我处女之身的男人,也只能原谅他。

  「姐,你原谅我了?姐,那以后我还有可不可以和你做爱?」二弟口气小心的像我问说。

  「讨厌,怎么还问人家这个问题,姐姐的身体都被你上了,已经是你的人了,当然可以啦!不过我们的关系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人知道。还有,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可已把你的精液射在我的身体里面,如果我怀孕了,我们之间的秘密就会被发现,知不知道?」我满脸潮红的娇声回答。

  「是!老婆姐姐!老公一定仅遵老婆的交代。嘉娟姐姐!你叫我声“老公”好不好。」二弟俏皮的说,更把我抱的更紧。

  「讨厌啦!只会佔人家便宜,真是拿你这“死冤家”没办法,唉!……老…老公,以后别看到比姐姐漂亮的女孩就不要姐姐了喔!知道吗?老公弟弟!」真是坳不过他,只得很不好意思的顺著弟弟的意。

  「绝对不会,我只爱姐姐一个人,而且没有人会比姐姐更美丽的,姐姐你也要答应我,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好不好?老婆」弟弟很激昂的说著。

  「好,好,好!姐姐我绝不红杏出墙,这样可以了吧!」我信口承诺他。而弟弟听完之后,更是高兴的紧紧拥抱著我,猛亲我的俏脸。但我深怕家人回来,便快快的去浴室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把弄脏的床单换掉并藏起来,千钧一发,一切就绪后没多久家人就陆陆续续回来了。

  ——————————————————————————————————————————自从那时候与二弟发生性关系之后,直到现在我正准备二技应用外语系考试,每个星期弟弟至少会要求要做爱两次,有时候我不肯还用强暴的方式,而且各种姿势我们都尝试过,且还常常在外头公共场合隐密的地方做起爱来,到现在与弟弟发生关系已经五年了,我们过著亦姐弟亦夫妻的生活,而我也深陷在这肉欲之中,无法自拔。

  另外就是二弟时常粘著我,在外头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我们姐弟就像情侣一样,亲密的动作、亲密的称呼,常常在公共场合公然亲我或是抚摸我的胸部与屁股。而每每有其他男人要追求我时,二弟都会盯的特别紧,还会破坏阻挠我想要的恋情。如我在读二专时,就直接找上我刚交往的男友;还有我当专柜小姐时,有一位年纪比我小的年孩追求我,二弟也特地跑来我工作的地方,与我作一些亲密的动作,让那位男孩放弃,还有很多例子不胜枚举,直到现在我在补习也是一样。但我实在拿这任性的弟弟没办法,而他也就常常得寸进尺的封锁我所有与其他男孩子交往的机会,似乎我已经成为他专属的女人一样。

  ==========================================后记︰花了两天完成这篇文章,原本是打算一口气完成「番外篇」的,但实在因为公司工作尚未完成,所以只好先完成「事件一」,先对朋友的交付有个交代,至于其他部分要看读者是否反应烈,我再做决定是否完成事件二到事件四。

  当时我朋友告诉我,她前女友的真实故事(分手前,我朋友想知道真相,而他前女友还真的完完全全告诉他所有事情)时,我还觉得真不可思议,竟然世上真的有这么淫荡的女人(事件二到事件四的内容可发现,但是否会出炉还不知道),且真的有这种姐弟关系存在这世上(事件一),但听我朋友说的那么真实细微,我不由的相信这是真实的事。各位读者觉得呢?

  这篇文章对我而言有指标作用,邪恶的超能力第二部会在第二章就草草结束,还是有三四五章的续集,我会以这篇文章的反应度作决定,因为写文章事件很累人的事情,如果没人爱看,没人支持,我才不会做这吃力又不讨好的事。「幽幽山涧云飘渺情消遥」幽云著

  「事件二︰姐夫的性侵犯」

  大概是因为喝了那婆婆给的神秘药水后,又加上被妈妈与姐姐训练如何作一个女人,所以我绝大部分的个性都已经女人化了,但因为是到了十八岁才变成女人,所以对男女之间的分际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也因此才会那么容易被自己的弟弟给上了,而且也因为如此造成我日后男女关系的混乱,而在被弟弟给半强暴后的不久,又发生了另一件被自己认识的人给强暴的事。事情经过是这样子的︰
  自从我变成女人之后,原本我身为男人时就很自悲的身高,如今更矮了(只有158cm ),但还好因为是女人,所以可以穿我是男人时不能穿的厚底鞋与高跟
鞋类,尤其变成女人之后,我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拥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美腿,我当然会自然的把自己的美腿常常让外头的人欣赏,所以我几乎出门都是穿裙子,尤其是迷你裙或超短的短裙,另外一提的就是我粉喜欢穿丝袜,因为那种触感我觉得很舒服,而且更能将我的美腿修饰的更加完美。但每次我若穿短裙配丝袜,脚上再穿厚底系带凉鞋,二弟就会问我一堆有的没有的,似乎以为我是要出去勾引其他男人的,但我却完全不理他的抱怨,因为我就是喜欢这样的打扮,最后他也没輒,有渐渐习惯我这样的打扮穿著,其他家人也是。

  就在与弟弟发生性关系后的一个月,一如往常我定时去补习班报到,但到了补习班才接获通知说今天不用上课,我看了看手表下午一点多(那一天是星期六),家人都不在二弟也不在,干脆四处逛逛好了。于是我就走在台中一广附近闲逛,过程中好多男人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没办法毕竟天生丽质嘛,而且那天我身上的穿著可是非常的性感。上半身是天空蓝的细肩带小可爱套上薄薄的白纱外套,如果比我高的男人从上往下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那33C 的乳房,因为我习惯不戴胸罩;下半身则是膝上15公分的左开叉白色短裙,单单只是走著路就会不时露出我的整个左大腿,如果仔细看的话,或许能看到我的内裤也说不定,但我想没人会看的到我的内裤,因为那一天我穿著丝袜又嫌天气太热,所以出门前我就把内裤给脱了,只穿著丝袜搭配白色厚底凉鞋就出门了。

  (如果现在有人在台中大庆站或台中后火车站,看到一位穿著白色系衣服搭配白色厚底凉鞋,而且是长发年约23岁的女孩子,那就是小女子“嘉娟”,你可以叫我的名子,说不定我听到还会回头看是谁在叫我呢?)

  逛了大概一个小时,实在没什么好逛,那些好色男们只会跟在我后面伺机偷看我的裙下风光,而不敢向我搭訕,真是一群有色无胆的男人。我离开了一广,正准备搭电车回家,在往火车站路上的时候,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子「喂!嘉娟!」,
我朝著声音的来源望过去,一辆BMW 车上有一个男人正向我挥手,仔细一看原来是姐夫在叫我(我姐姐在我变成女人后的一个月就出嫁了),我走了过去与姐夫寒喧了几句,姐夫问我要去哪里说要载我,我告诉他补习班停课的原因,姐夫就说要带我去逢甲一带逛逛,我想回家也是没事做,也就上了姐夫的车,我们就驱车前往逢甲去了。

  路上我感觉姐夫开车很不专心,出现了不少危险镜头,起初我没注意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是我上车后没有整理好自己的裙子(以前当男人时的习惯没改过来),上车时我的裙子向上撩了起来,裙子勉强刚好遮住我的阴部,但我的丝袜美腿就完全不设防了。原来姐夫从我上车就一直盯著我的大腿与私处看,我一想到姐夫竟然好色的盯著他妻子的妹妹(这要怎么称呼?),我不禁脸红了起来,心也开始狂跳了起来,而我的私处也似乎流了些淫液出来,我想这样下去不行,赶紧调整坐姿,顺便把裙子往下拉,虽然还是露出大腿一半之多,但至少比之前的状况好多了。

  快到逢甲时,姐夫说他口渴要去路边的茶铺小站买个饮料,也问我想喝些什么?我随口说了“

  奶茶“(因为我非常喜欢喝奶茶),没多久姐夫带著饮料回来,我们就继续往逢甲前进,因为我也感觉很渴,所以一杯奶茶一下子就被我喝个精光。到了逢甲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想睡觉,姐夫看到我这个样子,对我笑了笑(笑的有点诡异),说送我回家好了,我想也只好这样。回程时,我已经不支的睡著了,朦朧之间我感觉有人触踫我的胸部与私处,但实在很想睡且眼楮也张不开,所以也就没去注意是谁在摸我。

  当我稍微较清醒时,我感觉身体传来阵阵快感,我张开眼楮发现我正躺在一个床上,而姐夫全身赤裸正伏在我的身上,吸允著我的乳头,我的小可爱早就不知去向了,而周围都是我没见过的景象,姐夫看到我醒过来了,开口说︰「嘉娟,没想到你的身材比你姐更好,而且比你姐更骚,竟然出门都不穿内裤也不戴胸罩,真是骚货一个。」,他一边说著一边用手揉捏我的双乳,这时我完全惊醒,急忙要推开姐夫,但身体却完全使不上力,我只能转为口头哀求︰「姐夫,不要这样子!你是我姐姐的丈夫,你不可以对我乱来,赶快放手。」,姐夫完全不理我的话,反而将他的手移到我的私处,隔著丝袜来回抚摸。

  我竭尽全力的想逃离姐夫的魔掌,但全身软趴趴的完全没有力,姐夫看到我这个样子,很安心的将人全部移到我的下半身,没多久我感觉我的下体有两支手,然后听到“撕”的一声,我想为一保护我下体的丝袜已经被撕破,果然立刻我的私处就被手指给侵入了。我吓到了赶紧说︰「不!不要!姐夫,不可以,赶快把手指抽出来,求求你。」,姐夫反其言而行,反而开始用手指快速的抽插,我急的哭了起来︰「呜呜呜……不要……,姐夫,求求你,不要这样,……,你怎么可以强暴妻子的妹妹?」,没想到姐夫竟然告诉我说︰「算什么!你又不是第一个被我强暴的女人,告诉你,你姐也是被我强暴才会与我在一起的,再告诉你,要不是你姐姐怀了我的孩子,我才不会娶他呢。」

  听完姐夫说的话我的心凉了一半,因为我大慨逃不了了。

  「啊啊……喔……啊……不要……」虽然精神上极度厌恶反感,但身体却非常诚实,让我不由的呻吟起来。

  「哼!口头上说不要,但心里却是想的不得了吧!贱货!和你姐姐一个样子,都是淫荡的女人。」姐夫听到我的呻吟声与反应,出口嘲笑我。

  「不!不是这样的!……喔……啊啊啊…人家不是淫荡的女人。求求你,姐夫!不要摸了……啊……好奇怪,身体感觉……喔!」我想否认,但姐夫的手指太有技巧了,让我下半身的快感不断。

  「爽吧!姐夫的技巧是不是很好啊!但现在换回馈一下了。」姐夫说完就把我抱了起来,但因为实在全身没什么力量,所以姐夫就让我跪坐著,而他则是直立站著。他一手拉著我的头发,一手扶著他的生殖器对著我的嘴巴,「来!嘴巴打开,好好的给我含一含」。从姐夫生殖器传来的腥味让我觉得恶心,我不断的想逃避,姐夫看到我如此,二话不说就给我一个耳光,我应声倒在床上,「贱人,自讨苦吃,你再给我装清纯试试看,给我好好的含。」姐夫又拉住我的头发,并将那腥臭的生殖器移到我的嘴巴,还踫触著的嘴唇。我实在怕了,只好乖乖听话将姐夫半硬不软的鸡巴含了进去,一含进去我就发现有异,舌头感觉到有金属小珠子,原来姐夫竟然在他的鸡巴入珠。

  「嗯!好爽,想不到你的技巧不错嘛!嘉娟妹子,嗯嗯嗯……喔……舒服。」姐夫似乎觉得我舔鸡巴的技巧不错,而夸赞我。因为我的舔与套弄,姐夫原本还半软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变大了起来,使我在含的过程越来月艰辛,当我稍微休息一下时,我看到姐夫的阳具竟然有18-20 公分长,而且又很粗,弟弟的
13公分已经让我很受不了了,如果等一下真的被姐夫这雄伟的东西给插进我的体内,我怎么受的了。于是我又开始想逃了,药效也退了不少,我马上一提气往门的方向跑(出去顶多上半身赤裸),但姐夫的反应很快,一下子就抓住我,还把我摔回床上,又立刻压在我的身体上面。

  「想跑!没那么简单。我从来没有失手过,你还是乖乖的让我干,才不会又受皮肉之苦。」

  姐夫紧压著我的双手,淫笑说到。看到这个样子,我彻底绝望了,被自己的姐夫奸淫是逃不掉的,那时我全身如虚脱般无力,因为我不再反抗,只希望这个禽兽姐夫赶快完事放了我。「看你的样子,你似乎放弃反抗了,这是聪明的决定,但即使你装作任我摆布的样子,你待会还是会因为爽翻天而淫荡起来,说不定还会叫我“哥哥”呢!」姐夫一说完,也不脱我裙子与丝袜,就将我的双腿扳开,用手指探了探路,就将他的大鸡巴住我的私处穴口,我也没任何反应,只是任他摆布。

  「呀~~~ 啊!呀……好痛!!!…………不要…好好……痛喔……姐夫,求你放过我。噢啊……好痛。」就在姐夫一口气将他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穴时,一股像当时被弟弟给破处女时依样疼痛,使我不得不向姐夫求情。

  「喔!嘉娟!你的淫穴好紧喔!还会吸我的鸡巴耶!真爽,爽死了,可惜你竟然不是处女了,我最喜欢那种插破处女模的感觉。」姐夫不理会我的哀求,只是像一头发情的野兽猛干我的小穴,每一下都好用力,几乎每一下都顶到我的子宫口,而且姐夫抽插的技巧比弟弟好上数百倍,让我又痛又爽。起初我还痛的哭了起来,但在姐夫的强力抽插及超高技巧的爱抚,三分鐘后的我,竟然开始浪了起来,放声淫叫。

  「嗯~~~ 噢噢噢嗯嗯~ 啊……痛……但……又…好舒服……嗯~~~~~~~~. 噢,
姐夫你好厉害,嗯~~~ 噢噢噢~ 啊……插的妹妹人家好爽喔!有点痛……但……
又……嗯~~~~~~~~. 噢!舒服。」我终于臣服在姐夫的高超性爱技巧上。
  「我就说,没有哪一个女人被我干了之后,会说不舒服、不爽的。来!嘉娟妹妹,叫我声“哥哥”我就让你更爽。」姐夫提出令我脸红的要求。

  「不行!~~~ 嗯嗯~ 你是我的姐夫,啊!……我怎么……能叫……你…哥哥
……!舒服!太爽了喔!……嗯~~~~~~~~. 噢,哥哥,再干人家快一点!」我爽
过头,竟然“哥哥”两字就脱口而出。

  而姐夫听到我叫他“哥哥”,更是卖力的用九浅一深的技巧,让我濒临高潮了。

  「喔……喔喔……嘖……,去了,哥哥……呀呀……人家要……喔……呜……去了……噫喔………………!!」我尖叫了起来,因为与弟弟做爱没有这么爽过,而我这次高潮感觉完全不同以往,简直像要飞上天一样。姐夫见我高潮了,调整我的姿势背对著他趴著,马上又将那粗大的鸡巴插进我淫水泛滥的淫穴,双手扶著我的腰,抽插了起来。而这种狗交式的姿势,是我第一次做,那种感觉又加上姐夫的粗长鸡巴,好像姐夫每捅一下,感觉直冲我的喉咙。

  「喔……喔……不……不要了……好……好……人……人家好……爽……喔…哥哥…喔……

  喔……」从来没这么享受过做爱,也就是因为这次与姐夫性爱的关系,让我以后的日子喜欢与不同男人做爱。

  姐夫也开始的喘著大气,但还是努力抽插著,享受著我的身体。「噫……噫……喔……喔……

  呜……喔喔喔……ㄥ…姐夫哥哥…喔…你太强了…呀……妹妹好爽……喔……」姐夫的持久让我开了眼界,实在太强了,因为弟弟每次都不到十五分鐘就结束了,而姐夫已经连干我三十几分鐘了还没射精,如今我们两个人都满头大汗,尤其是我,我出门前上的淡妆现在汗水都把粉都给弄掉了,而身上的汗水与从我体内流出的淫水,更是弄湿了床。

  就再我不知已经第几次高潮后,我感觉我阴道内的大鸡巴突然发烫又膨胀起来,我的经验告诉我,姐夫要射精了,我开始紧张起来,因为这个星期是我的危险期,如果姐夫将精液射进我的体内,我怀孕的可能性很大,我连忙恳求姐夫︰「姐夫!噫……噫…不行…喔…不要射进…喔……呜…我现在是危险期…喔喔喔…求求你…ㄥ」。姐夫似乎毫不理会我,反而加快抽插的速度,而我也被干到快感不断上涨,而无法讲话只能呻吟「喔……噫噫……喔……呀……喔……喔……喔…………

  ㄥ……ㄥ……」,就在我又达到高潮的同时,我的体内被一股滚烫的液体给冲击著。哎!姐夫射了,射在我的身体里,姐夫的精液好多。姐夫射出以后就走进浴室去洗澡,而我则是趴在床上软绵绵的,全身只穿著丝袜和黑色开叉短裙,嘴角还不自主的留出一丝丝的口水。

  事后,姐夫也没让我洗澡,就送我到台中火车站前的公车站,路上还告诉我千万别宣扬此事,这对我与我姐姐都没好处,还说以后有机会他还会来找我一起HAPPY 、HAPPY ,在我下车前姐夫还塞了一万多元给我,告诉我说如果怀孕用这
些钱去打掉。(姐夫真是冷酷无情的人,姐姐一定不会幸福,果然就在我读二专时,姐姐与姐夫离婚了,姐夫还将孩子丢给姐姐扶养。)

  当我在台中公车站等公车时(那时候还没有大庆站),不知是姐夫射到我体内的精液,还是我本身的淫水,竟然从我的下体流了出来,虽然有丝袜给阻挡著,流下来不会很明显,但若是有心人(喜欢看美女美腿的人)就可能会发现,还好等没多久公车就来了。回到家已经刚好是我平时我补完习的时间,所以家人都没注意到我的异状,而且刚好二弟也去补习了,要不然照平时我一回到家,二弟就会像一只发情的狗,跟著我进房间,然后对我上下其手,那时候一定会被二弟发现下体湿湿的,有淫液与男人的精液,如果那样一定会引起宣然大波。还好,我的运气不错,被姐夫强奸的事,到现在家人都不知道。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

上一篇:[樂園](PARADISE )(0-25) 作者:Irisaz{2013/08/29更新} 下一篇:[奸杀的连载两篇](许丽+H大女大学生)

大香蕉网,伊人在线4,夜夜鲁,媽媽鲁播放,人人澡,人人碰,人人看 大香蕉大香蕉在线影院,Av在线伊人综合网,大香蕉网,伊人在线118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3036785509@qq.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